返回

大千劫主

澳门彩票有限公司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79章 承万古之志 向大衍宣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个腐朽的世界,已经沉沦了太多年。

    无数的生命倒在了枯寂的路上,活着的生命也只剩下无边的麻木。

    强者承受着孤独与痛楚,承受着绝望与无奈。

    时空依旧在轮转,但人们的心像是死了。

    他们之所以还活着,只因在脑海深处,在灵魂尽头,在隐秘的传说中,还有两个字——神雀。

    曾有强者问:“未来佛讲经万载,将天下变成沙门,除了愚民之外,还有什么用?”

    也有圣雄叹息:“天下沙门,只会麻痹万界生灵,让他们忽视痛楚,但却不能让他们远离痛楚,这是舍本逐末。”

    娲皇至尊站了出来,曾与诸天至尊论道:“天下沙门,并非舍本逐末,也并非愚民,而是在绝望的尽头,人们需要信仰。”

    “因为信仰,可以让人在极端环境,保留最后一丝希望,坚持下去。”

    于是有人回击:“枯寂在继续,世界在沉沦,让普罗众生坚持下去,实乃荒谬。作为万道鸿蒙至尊,应该做的是实事,想尽一切办法让众生脱离苦难,而非让他们在苦难中坚持。”

    这样的论道,也持续了上万年。

    这万年来,神雀不曾露面,饱受大衍惩戒。

    即使是伟大的强者,都已然陷入了极端的绝望之中。

    直到那一天,那一刻,他们听到了神雀的声音。

    “诸天圣雄,万古至尊,请至寰宇之巅,道宫祭台。”

    “大衍各寰宇万道鸿蒙至尊,请至大千寰宇,道宫祭台。”

    这个声音,宛如黑暗世界中一道突如其来的光,照亮了众生寰宇,有着开天辟地的意义。

    所有人,在绝望中惊醒,在麻木中复苏。

    他们抬起头来,看到的第一幕,是寰宇的壁垒破碎,一道天门打开。

    浩瀚无尽的大衍之力灌注而来,朝着神雀星方向而去。

    紧接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压,震慑了千古万界。

    神雀,复苏了。

    在与大衍朝夕相处的斗争中,辜雀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境界,他完全超越了当初的道祖鸿钧,成为了最接近大衍的存在。

    “神雀觉醒了!”

    “他没有被大衍打倒!”

    “我们的寰宇,还有希望!”

    “走!道宫祭台!”

    “去见神雀!”

    无数道身影,无论他们在这万年期间,是论道的哪一方,此刻都以最疯狂的姿态,冲向了大千寰宇之巅的道宫祭台。

    因为无论哪一方,都是大千寰宇的子民。

    辜雀从神雀星飞起,全身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压,宛如一颗白星,一道闪电,一团火炬,冲向了道宫。

    他像是万古最绚烂的焰火,号召着所有的英雄。

    他站在了祭台上,负手而立,俯瞰天下。

    于是,来了!

    散发着无尽佛光的未来佛,站在了辜雀的身后,一言不发。

    “无量天尊。”

    洞喜子道君,来了。

    韩秋、轩辕轻灵、溯雪、媚君、卡萝琳、玛姬、耶梨、蓝月、火离儿、芒、鬼母萧夤、古母大神众女也到了。

    宁丁、冰梅、宁不悔、辜希、辜望、罗鲤、罗鱼、凯瑟、吉娃、薛青山、赢风、殷子休、唐义勇、顾南风、谢知薇、天眼虎、银芽儿、鹿芙儿、萧骨、冷缺、黄银纱、鬼卞、公孙无

    轩辕旷、轩辕王妃、山姆、安娜、碧水仙子、碧云仙子、尹老头

    轩辕阔、司马永恒、天老、盖幽、剑神绝夏、白虎圣君

    辜雀的所有亲人、友人都到了。

    何止是他们?

    苦罗帝释天、三花聚顶至尊、五气朝元至尊、九命莲君至尊、姜萱至尊、阵道之祖、楚项、秦尊

    娲皇至尊、燧皇至尊、伏羲至尊、轩辕之尊、夏禹至尊、白起至尊、孔宣、少昊、葛洪、陆压

    秦百忍、邛禹、蓝九霄、拜煞、苦罗镇界王

    蓝魅生、拜武、帝玄哲、荆桀

    一切的一切

    所有的人啊,他们都来了,都站在了辜雀的身后。

    他们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什么事要发生了。

    因为辜雀的前方,是一面天碑,那是道祖鸿钧的墓碑。

    “无量正觉!”

    佛号响彻天地,一片片金莲诞生,无数的佛门高僧,从不参与时间争斗的佛陀们,此刻也终于出山,全部来到了这里。

    “人到齐了!”

    楚项的声音都在颤抖,他知道自己有多么激动,他也知道所有人都很激动。

    枯寂折磨着世界,所有人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数的百姓慢慢去死,看着无数的星辰凋零。

    他们等这一天,太久了。

    辜雀轻轻道:“人,还没有到齐。”

    此话一出,众人微微愣住。

    而几十个呼吸之后,一道虚空破开,数百道身影从中走出。

    他们之中有至尊,也有圣雄,也有天衍

    他们看着所有人,然后齐齐跪了下来。

    领头一人满含热泪,仰天大喊道:“天域罪人,拜见神雀至尊,拜见所有大千子民!”

    “我们当初抛弃了大千,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我们错了。”

    “但此刻,大千寰宇面临绝望之劫,我们请求诸位,让我等罪人,为大千寰宇,为大千万民,而战!”

    “我们愿意,付出生命,付出一切,回归大千。”

    “不求原谅,只求为大千尽一份力!”

    数百人磕头下去,同时大喊:“不求原谅,只求为大千尽一份力。”

    楚项抬起头来,干笑道:“妈的,怎么眼里进了沙子”

    这一刻,无数人都流泪了。

    辜雀道:“求大千寰宇,天域子民,归队。”

    一语定乾坤。

    数百天域强者痛哭出声,肝肠寸断。

    他们背叛了这个世界。

    但他们最终回到了这个世界。

    没有人原谅他们,是他们自己想要救赎。

    辜雀和其他人,都愿意给他们一个救赎的机会。

    为了大千。

    “神雀!我等来也!”

    大吼声,响彻寰宇。

    在那寰宇壁垒的裂缝中,数十道强大的身影降落而下。

    永恒四大至高存在,石尊,虫尊诸天万界,大衍之中,所有的万道鸿蒙至尊,都降临了。

    “还有呢!”

    一连数百道、数千道身影,都来了。

    那是诸天万界,所有的混元大罗至尊

    他们来了,为大千而战,也为自己的寰宇而战。

    为了希望。

    石尊大声道:“若不是九五至尊已经无法在大衍之中完成迁徙,否则也要来。”

    这一句话,多么振奋人心啊!

    所有人都知道,当神雀觉醒之时,他要做什么。

    辜雀看着前面的天碑,轻轻叹了口气。

    他缓缓道:“当初我立这一面天碑的时候,没有刻字,或许很多人在奇怪。”

    “今天我解释一下,这一面天碑,并非只是道祖鸿钧的纪念碑,还有更多更多的人,更多更多的英灵。”

    他笑道:“诸位都看到了,我的妻子,我的儿女,我的徒弟,我的兄弟,我的朋友,甚至我的母亲,我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了。”

    “以前的战斗,我把他们保护得很好,不愿意让他们经历危险,受到伤害。”

    “但现在他们都来了,为什么?”

    “因为大千寰宇没有退路了,这一战,我们必须要付出一切,只为那一线生机。”

    “虽然他们的实力无法左右什么,但这代表了我辜雀的决心——誓死与大衍决战!”

    四周无数人,热血沸腾。

    辜雀回头,看向这一面无字天碑。

    他深深吸了口气,大吼道:“为什么来这里!因为我们要告诉他们!”

    “告诉为大千寰宇献出了一切的鸿钧道祖!我们要决战了!”

    “还有呢!曾经的执法者联盟主席,亚丁。”

    “还有那在黑暗中摸索前行,壮烈牺牲的暗黑之主暗元。”

    “还有伟大的般若,伟大的诸位至尊。”

    他仰天长啸,厉声道:“以及!诸天寰宇,无数个世界,所有为了对抗枯寂,为了众生苦难,而付出生命的英雄豪杰!”

    “你们!永垂不朽!”

    无数人饱含热泪,痛声大吼:“你们!永垂不朽!”

    辜雀道:“我们就要与大衍决战了!你们等这一天,也很久了吧!”

    “今日,我辜雀与诸天至尊,万界圣雄,在此誓师!”

    “成万古英灵之宏愿大志,与浩瀚大衍决一死战,不破轮回,愿为尘埃!”

    无数人痛哭,怒吼:“不破轮回!愿为尘埃!”

    辜雀回头,看向无尽的星空。

    他大吼道:“我辜雀,也向大千寰宇众生宣誓,不破轮回,愿为尘埃。”

    “我等,愿与大千众生同死!愿与大千寰宇同灭!”

    诸天英雄长啸:“愿与大千众生同死!愿与大千寰宇同灭!”

    声音贯穿了寰宇,这一刻,没有人再掩饰。

    无数众生闻言,痛哭出声。

    良久之后,天地静默了下来。

    辜雀终于道:“诸君,我找到了希望之路,你们这些年来,一直论道,一直猜测。”

    “是啊,没有大道理论作为核心指导思想,就不可能成功。”

    “如今,我终于可以让你们知道一切了。”

    “且听,希望之路!”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全神贯注。

    包括其他万道鸿蒙至尊,他们也无比好奇。

    辜雀大声道:“众所周知,因为大衍的机制,所以有枯寂,因为有枯寂,所以万事万物都有寿命的限制。”

    众人纷纷点头。

    他们知道,不朽之上,虽是永生,但依附于寰宇,故纪元灭,则强者灭。

    而九五至尊,混元大罗至尊,虽然可以逃脱纪元覆灭之灾,却难逃寰宇崩碎之灾。

    所以大衍之内,真正可以永存的,其实只有万道鸿蒙至尊。

    辜雀继续道:“而这个限制,让各大寰宇不断枯寂,直至腐朽,灭亡。”

    “般若曾经有他的路,他失败了。”

    “鸿钧曾经有他的路,他也失败了。”

    “而我们找到了真正的路即——在大衍自我轮回之时,利用寰宇的生命性,偷取大衍的力量,实现寰宇的轮回,将寰宇生机调度至最年轻的时候。”

    “这样,寰宇就相当于经历了一个轮回,实现了重生。”

    一号不禁问道:“大衍轮回?偷取力量?实现寰宇轮回?”

    “神雀,我们需要知道其中的大道理论根基。”

    辜雀大声道:“还记得我与鸿钧的论道吗?我们最终论出枯寂与永恒的悖论。”

    “即——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也,其一为不定性因素。世间万物即天衍,为其用之四十九,大衍为五十,包含了四十九,也包含了那一丝变数。”

    “正因如此,大衍是永恒变化着的。”

    “于是悖论出现了,永恒的变化,本身不就是一种不变吗?”

    “所以我们按照这个悖论,判断出大衍绝不是永恒变化着的,否则就破坏了变数的本质。”

    “既然不是永恒变化着的,则说明大衍也有轮回的时候,在那个时候,它是不变的。通过不断轮回的方式,实现变化,并不陷入永恒的悖论之中,这就是大衍。”

    石尊惊声道:“我们之前听过你这样的判断,可没有真正的证据啊!”

    “有!”

    辜雀大声道:“洞喜子道君,就是证据。”

    众人看向洞喜子道君。

    洞喜子道君笑道:“贫道不修杀伐,短短一亿多年,便成就万道鸿蒙至尊,所有人都因此疑惑。”

    “如今可以解开谜题了,因为贫道就是大衍的产物,是大衍轮回之时,诞生的生命。”

    此话一出,无数人震惊不已。

    辜雀道:“众所周知,当高级的规则实现了稳定之后,就会诞生生命,大衍规则足够高级,在轮回的时候,是稳定的,所以洞喜子道君诞生了。”

    “他的存在,就证明了大衍的确有轮回。”

    “而同理,寰宇也是高级的规则,也足够稳定,所以寰宇本身,其实也是生命,只是这种生命的形式,我们并不了解。”

    “所以道祖鸿钧留下了遗言——我们并不是孤独的。”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寰宇也是生命,而任何生命的本能就是生存,它将为了生存下去,与我们并肩战斗。”

    一号大声道:“所以大道理论就是,在大衍轮回之时,偷取大衍的力量?可我们没时间了啊,大衍轮回不知道还要等多少亿年,这不可控啊。”

    辜雀道:“所以这里涉及到另外一个大道理论,就是大衍轮回的本身机制。”

    “众所周知,大衍不是生命,没有思想,只是一种机制而已。那么它如何决定轮回开启的时间和方式呢?”

    “我们理解为,前者随机,后者随变。”

    “意思是,轮回开启的时间间隔,为无限不循环时间间隔。”

    “而开启的方式,则倾向于变数,意思是,从随机的某一点开始停滞运动,并以不同的方式,带动其他点停滞。”

    阵道之祖听得云里雾里,但还是忍不住道:“大衍是倾向于变化的,这极有可能,但我们始终无法控制大衍轮回的时间。”

    辜雀笑道:“别忘了,洞喜子道君也是大衍的一份子,我们可以通过他,去到他所在的过去之元。”

    “以他为媒介,置身于大衍之中,开启大衍的轮回。而犹豫大衍本身非智慧而是机制,则会认定为大衍轮回已然开始,然后机制会配合停滞,开启轮回。”

    这其中的道实在太复杂,真正听懂的,只有了解大衍的万道鸿蒙至尊。

    尤其是岁月悠久的石尊。

    他已然忍不住大喊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通过洞喜子道君,前往过去之元,连通时空壁垒,利用大衍的机制,开启现在之元的大衍轮回,从而偷取大衍的力量。”

    “天呐,如此奇妙的路!”

    “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一号不禁皱眉道:“可是!大衍一旦轮回,则变数消失,寰宇也将静止,它如何吮吸大衍之力?”

    “哈哈哈!”

    石尊大笑道:“一号,别忘了,大千寰宇是万道鸿蒙级别的世界,万道鸿蒙是大衍限制不住的!”

    此话一出,一号也顿时大笑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便皱眉道:“可寰宇内部的生命怎么办?吮吸大衍之力,必然导致寰宇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生命是顶不住这种变化的,而在静止之中,九五至尊也将因变数的停止,而陷入静止。”

    辜雀道:“这就是我们等待的意义,这就是离惘未来佛讲经的意义。”

    “天下沙门,天下佛子,皆可受她庇护,在万道鸿蒙至尊级别的信仰之中,渡过大劫。”

    “而到时候,所有的至尊,会居于寰宇各处,在静止的前一刻,释放出自己的力量,帮助离惘未来佛,保护大千生灵。”

    一个天域而来的至尊大声道:“请神雀劫主发号施令,我等愿为大千付出一切。”

    “好!”

    辜雀大声道:“诸位,战斗即将开始了,请诸君去到大千寰宇各个制定的地点。”

    他大手一挥,一副寰宇之图便悬在了虚空。

    所有的至尊,看到这幅图之后,记住了位置,直接赶了过去。

    他们毕竟是至尊,在瞬间就做好了自行分配,通过生命的聚集情况,站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此刻,诸天至尊,已经站好了位置。

    辜雀道:“请离惘未来佛,坐镇道宫,准备战斗。”

    “无量觉正!”

    离惘双手合十,幻化成了无上金身,盘坐在寰宇之巅。

    有这么多来自于各个寰宇的混元大罗至尊帮助,她有把握让所有佛门弟子,都在鸿蒙大道的笼罩下,不被规则吞没。

    辜雀看向四周无数人,叹道:“诸位,留在这里吧,如果你们陷入了沉睡,并且还能醒来,那你们看到的,将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如果你们不能醒来,那说明,我们失败了。”

    卡萝琳等众女,看着辜雀,已然哭得泪流满面。

    这一次战斗,谁都不知道结果如何。

    这一次,很可能是永别了。

    但没有办法,也没有别的选择。

    她们不敢挽留,只能悲痛,只能哭泣。

    辜雀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哽咽道:“别矣,大千寰宇。”

    “别矣,大千众生。”

    “我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那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洞喜子道君笑道:“孩子,我知道你的决心已然无比坚定,我也知道你已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你等这一天很久了吧?”

    辜雀点头道:“是,我等这一天太久了,我受够了这种被枯寂折磨的感觉。”

    洞喜子道:“可再坚定的决心,再迫切的任务,都不应该让你不和她们道别,去吧,去道个别,我与诸位至尊,在大衍之中等你。”

    辜雀张了张嘴,没有拒绝。

    诸天至尊对视了一眼,飞出了大千寰宇。

    而此刻,众女再也忍不住悲痛,纷纷围了上来。

    媚君首先就扑进了他的怀里,泪水早已淹没了她的脸颊。

    她脑袋拱着辜雀的胸膛,低声道:“夫君,还记得楚河岸边,玄州杀龙吗?”

    辜雀哽咽道:“怎么会不记得,你说你相信我,会打破苍穹,成就不朽。”

    媚君睁大着眼睛,咬牙道:“那时候你只有百天寿命,垂垂老矣,距离不朽实在太遥远了。你现在距离大衍,或许比当初距离不朽,要静一些。”

    “媚君依然相信你,我的男人,可以拯救这个世界,就像当初”

    她说到这里,已然泣不成声了。

    辜雀重重点头道:“我绝不会让你的相信落空,就如同当初我成为不朽。”

    “嗯!”

    媚君虽然依恋辜雀,但她知道现在不是霸占他的时候,所以她很快就走到了一边,抹着眼泪。

    辜雀走到了轩辕轻灵的身边,刮了刮她的鼻梁,笑道:“女皇可不许哭。”

    “才没哭”

    轩辕轻灵嘟着嘴,泪汪汪的,道:“我不是女皇了,我是女后。”

    辜雀轻轻道:“我在好奇,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

    轩辕轻灵抱着他的手臂,道:“第一次见面你就欺负我,我刺杀你,你还欺负我我知道你是为了妻子才做哪些轰轰烈烈的事,就有点喜欢了。”

    “那个时候我还小,当然会被这样的爱情打动嘛”

    “然后你为了义勇,不惜一切为他报仇,我就更觉得你好了。”

    “可谁知道,你在尸族圣地把我大骂了一顿,我才有些意识到,我原来挺刁蛮的。”

    “渐渐的,就喜欢你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哇地哭了出来,道:“那时候你还叫我小娘们儿呢我还叫你小混蛋呢以后也不知道”

    辜雀沉声道:“以后也能这么叫,你等我回来。”

    轩辕轻灵点头道:“嗯我等你你你快溯雪姐姐在等你”

    她把辜雀推到了溯雪身旁。

    溯雪抹了抹眼泪,微微一笑,道:“夫君,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我相信这一次绝不是永别。”

    辜雀道:“当初我在地州,变得苍老不堪,你都能把我认出来,后来你在玉虚宫成亲,新郎不是我,洞房的却是我”

    “这世界什么事都可以发生,我相信我会做到开启寰宇轮回。”

    溯雪低声道:“等你回来,以后还是叫我溯雪老师吧,只要你喜欢”

    辜雀顿时笑了起来,每次亲热的时候,他都喜欢喊老师,溯雪总不让,现在可算松口了。

    溯雪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要给我一个美好的世界,不要食言。”

    “决不食言。”

    辜雀点头,走到了卡萝琳身旁。

    卡萝琳脸色苍白,金色的头发飘摇着,是如此的憔悴。

    辜雀知道,她是最依恋自己的,也是最识大体,最温柔的。

    在众女与自己冷战的时候,她每每都会前来安慰,照顾好了每一个人。

    辜雀摸着她的脸,轻轻道:“当年我濒临死亡,你为我祈祷了三年。”

    卡萝琳道:“我愿为你祈祷永生永世。”

    这句话直接让辜雀泪流满面,紧紧把她抱住。

    他痛哭道:“我一定会回来,我要把欠你的,都弥补给你。”

    卡萝琳也哭道:“我等你回来夫君,我的夫君”

    玛姬和耶梨拉着手,看着辜雀走来,也是哭得头发散乱。

    辜雀摸了摸耶梨的脑袋,道:“你可是天主,以后别再那么内向了,小心被欺负。”

    耶梨摸着辜雀的心脏,小声道:“你的身体里,也流着我的血,你要活着回来,不然我就白救你了。”

    “傻丫头。”

    辜雀笑了笑,道:“我的命是你给的,当然不敢自己去死。”

    耶梨憋着嘴,忽然哭出了声,呜呜道:“我其实好怕我我怕再也看不到夫君了”

    玛姬也不禁哭出声,道:“夫君,你一定要回来啊”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我面对的是最可怕的敌人,但为了你们,我会回来,我绝不会让你们去死。”

    芒和蓝月互相抱在一起,她们的个性完全不同,前者内敛娴静,后者张扬跳脱,但此刻的命运却如出一辙。

    “你走了,我又无依无靠了。”

    芒整理着辜雀散乱的衣襟,道:“我希望,我以后还能依靠夫君”

    辜雀道:“以后新世界建立了,我们周游寰宇,看你行侠仗义,作为千古女罗刹。”

    芒点头道:“我等着那一天,我好久没杀人了。”

    蓝月道:“等你回来,我让你像当年一样欺负我,打我屁股”

    说到最后,她显然强撑的玩笑话,也绷不住了情绪。

    辜雀叹了口气,把萧夤和古母大神也拉了过来。

    他郑重道:“你们并不是最初和我相识的女人,但我对你们的感情同样深厚,在我的心目中,你们和冰洛韩秋她们,都是一样的。”

    “我知道这些年,你们或许也会想到这方面,但以后我相信你们会感受到。”

    萧夤连忙道:“我们早已没有那样的误会了,夫君,我们只希望一家人能够团聚。”

    古母大神点头道:“是啊,我也想要孩子,想要很多很多个,像希儿那般优秀的。”

    辜雀道:“以后,我们的儿女会遍布天下。”

    火离儿走了过来,低声道:“我是朱雀,我相信浴火重生,你我都曾做到过,我想世界也可以的。”

    辜雀捏了捏她的脸,道:“你我的相处是最少的,以后回来,我要多陪一陪你。”

    火离儿道:“只要能在一起,一切都是好的。”

    辜雀看向四周,叹声道:“是啊,只要能在一起,一切都是好的。”

    他看向韩秋。

    韩秋也看着他。

    辜雀道:“你救我那么多次,这次你出不上力了。”

    韩秋笑了笑,道:“万一也出上力了呢。”

    即使是辜雀,也很少看到她有如此的笑容。

    他知道,这是韩秋最好的祝福。

    两人目光交织的那一刻,一切都不言而喻,因为他们用过同一双眼睛。

    她曾为他付出了一切。

    他也曾为他背叛天下。

    辜雀抬头,看到了无上的金身。

    金身金佛,流出了泪水。

    “有我在,大千寰宇的生命,不会有事,放心去做吧。”

    离惘的声音在颤抖,也代表着一种决心。

    辜雀点头道:“你主内,我主外,其利断金。”

    他叹了口气,看着众女,擦干了眼泪,道:“都别哭了,以最好的姿态,面对世界最伟大的变化,面对我们的希望。”

    众女对视一眼,擦干了泪水,强撑着点头。

    辜雀走到了辜希旁边。

    辜希含泪道:“父亲,在希儿的心中,您永远是英雄。”

    辜望道:“父亲,我相信你和娘亲,会拯救这片世界。”

    天眼虎在远处大笑道:“小子,咱们兄弟之间就别墨迹了,我只想说,以后我还想靠着你装逼。”

    众人都不禁笑了出来。

    辜雀看向四周,一个又一个人,兄弟,朋友,长辈,敌人

    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牵挂。

    一定要回来啊!

    辜雀仰天长啸,大吼道:“大千寰宇!永恒不灭!我辜雀,会回来,见证新的世界。”

    说完话,他身影朝天,冲出了这个寰宇。

    天外的诸位至尊,看着辜雀,露出了笑意。

    一号道:“神雀,抛开一切杂念吧,接下来,是真正战斗的时候了。”

    石尊点头道:“告诉我们,需要做什么,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哪怕付出生命。”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

    无言的苦痛,刺着他的心。

    他厉吼道:“还天道于寰宇!”

    声音发出,无尽的九彩之光从他的体内冲了出来,汇聚成源源不断的规则,不断变化着,最终成为了天道。

    而这个天道,是如此羸弱,如此苍老。

    而随着辜雀再一次还天道于寰宇,他便不再替大千寰宇承担枯寂,大千寰宇会以最快的速度,枯寂老去。

    但辜雀的实力,也达到了最巅峰。

    他身体的每一寸,都散发着无尽的光辉。

    石尊叹道:“你已经超越了我,也超越了鸿钧,达到了一个前无古人的高度。”

    辜雀道:“无论什么高度,在大衍面前,都是渺小的,而我们今日,要试一试它真正的脉搏。”

    他看向四周无尽而稠密的规则,沉声道:“我们要在这里,创造一个世界。”

    “只有创造了世界,才能开启计划。”

    一号惊声道:“一般来说,我们创造世界,都是通过时空法则,在寰宇之中建立一个内寰宇。”

    “在大衍之中创造世界,是为大衍不允许的。”

    辜雀道:“所以我们面对的压力是最大的,也是最可怕的。”

    “我需要你们做的是,与我一起创造一个世界,同时挡住大衍的愤怒。”

    “在这个世界与大衍连接的边际上,我们才能利用时空的法则,回到过去之元。”

    “因为大衍,没有时空,我们只能创造。”

    石尊道:“但这个世界必然支撑不了多久,因为大衍会摧毁它!”

    辜雀点头道:“在大衍摧毁它的那一刻,就是洞喜子道君影响大衍的那一刻。”

    众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凝重的气氛,开始蔓延。

    辜雀咧嘴一笑,道:“诸君,万古以来,无数前辈为找到前路的希望而牺牲,我们承载着他们的志愿,要与大衍真正角逐了。”

    “在开始之前,你们想说什么?”

    众人相视一笑,什么都没说。

    这么多年的时光,他们的话早已说尽了。

    他们只想用生命杀出一条血路来!

    为寰宇,开辟一条永恒之路。?

上一章 澳门彩票有限公司 菲律宾申博娱乐开户

网站地图 现金网 比分188 99真人平台
申博亚洲667878 太阳城游戏官网
永乐彩票斯洛伐克5分彩 金巴黎彩票违法吗登入 sunbet申博代理平台 600万彩票网官网
比分大赢家 全讯网论坛 铁杆国际 张义瑚
优博平台代理团队 澳门彩票有限公司 真钱 28评测网
729tt.com 132PT.COM 191sj.com 818XTD.COM 8NDS.COM
986XTD.COM 177BBIN.COM 598jbs.com 8ZJKS.COM 866TGP.COM
958PT.COM 117PT.COM XSB698.COM XSB828.COM 586sunbet.com
1117118.COM 127sun.com XSB318.COM 1999DZ.COM 1113887.COM